News

一个中国方案的落地:马云的eWTP,如何让马来西亚第一个all in

07-Nov-2017

郑加富没有想到马云会在发言中提到他。“我的同事告诉我,第一家在DFTZ通关的企业,是一个做橡胶的三代家族企业。现在这个年轻人只有26岁。他爷爷用木船把商品运到印尼,他爸爸用集装箱把货卖到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他现在通过eWTP要卖到全世界。”


11月3日,在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也是第一个eWTP海外试点,正式启用的庆典仪式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致辞中说。他提到的这个年轻人便是郑加富。

“会感到比较意外。”戴着黑框眼镜,略显腼腆的郑加富对《天下网商》说。他受邀出席了当天的庆典仪式。“还好没有说名字,不然有点不好意思。”

郑加富(右二)在数字自由贸易区启用仪式上和合作伙伴合影

郑加富来自麻坡,位于马来西亚半岛南部和新加坡接壤的柔佛州,西临马六甲海峡,距离吉隆坡两小时车程。因为背靠马来主要的橡胶种植基地,近40年前,郑加富的爷爷便在这里创办了达加富橡胶产品有限公司(Takaso Rubber Products Sdn. Bhd.)。

达加富最早是做婴儿奶嘴用品的,后来发现奶嘴的模具跟避孕套的模具很像,又增加了避孕套产品线。1999年,达加富在马来西亚本地资本市场上市,现在经营着三个主品牌:佳儿乐(Japlo)奶嘴系列;罗曼蒂克(Romantic)大众避孕套系列,以及名为情侣保镖(Playsafe)的高端避孕套系列。

情侣保镖(Playsafe)避孕套

郑加富是家中长子,父亲以家族企业之名给他取名,是寄予了厚望。不过,郑加富并没有一毕业就到父亲的公司上班,而是一直在其他公司打工。去年,郑加富被父亲召回,负责公司电商业务拓展。

作为一名90后,郑加富对网络并不陌生,但电商对他来说仍是一个有待深入学习的领域。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尤其研究了中国的电商。他很早就听说过阿里巴巴,事实上,公司也很早就在阿里巴巴B2B国际站(alibaba.com)上有一个页面,但仅仅是放了一些简单的产品信息和联系方式,虽然也时不时地会接到问讯和订单,但一直没有认真地去经营它。

转机出现在半年多前。2017年3月22日,马来西亚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启动了首个eWTP海外“试验区”——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自此,围绕着这个试点的各项业务准备和政策调整都驶上了快车道。

三个月前,达加富成为首批入驻数字自由贸易区的1900家马来西亚中小企业之一。通过打通电商平台和马来西亚海关系统的对接,这些试点企业将享受到清关无纸化和清关时间大幅缩减带来的便利。在11月3日的启用仪式上,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宣布,自贸区的清关时间已从原来的1天优化至3小时。其他相关的报关手续和流程也将简化。当天,eWTP位于吉隆坡机场的中国境外首个超级物流枢纽也正式奠基。

“这给我们省了很多时间和钱,客户也能更快地拿到我们的货,”郑加富说。

第一批在数字自由贸易区通关的货品


启用仪式第二天,纳吉布在其个人网页上发表了一篇题为“DFTZ:重新定义全球贸易和电子商务”的博文,称“DFTZ不仅仅是又一项倡议。它是一个充满野心的项目,意在寻求重新定义全球贸易和电子商务;它也是对中小企业的一个承诺,帮助他们找到一条通向成功的新路。借由DFTZ,马来西亚志在成为电商和物流的区域枢纽,并将中小企业置于优先地位。”

黄婉冰已经不止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是马来西亚成为第一个eWTP海外试点?

黄婉冰是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Malaysia Digital Economy Cooperation,MDEC)的首席运营官(COO)。这是一家由政府发起资助的非盈利机构,成立于1996年,也是此次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的承办方和协调方。


“可以说是机缘巧合。”黄婉冰对《天下网商》说。

2016年3月,马云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首次对外提出eWTP概念(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意在为全球80%的年轻人、中小企业创造参与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机会,并让全球贸易便利化。

三个月后,6月16日,马云出现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的B20(二十国集团工商界活动)论坛上。他代表中小企业组发言,建议G20国家支持建立eWTP和eRoad,为全球贸易开创全新和更加开放的道路。

在马云当时的设想中,eWTP下面应该有一条eRoad,上面由很多eHub(数字枢纽),即数字自由贸易区(Digital Free Trade Zone, DFTZ)组成。

听者有心。马云提出的这个DFTZ新词让一个听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黄婉冰说,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当时也正好想做一个数字自由贸易区,只是提的更宽泛一些,涵盖数字经济、互联网业务,电商是其中的一部分。

黄婉冰(左一拿话筒者)向马云和纳吉布介绍菜鸟和马来邮政合作的智能仓

黄婉冰向《天下网商》介绍,马来西亚政府其实很早就意识到要从一个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转型为信息经济(information economy)。21年前,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政治强人马哈蒂尔提出了一项划时代的资讯科技建设计划,名为“多媒体超级走廊(Multimedia Super Corridor, MSC)”。这个计划是当时世界上第一个集中发展多媒体信息科技的计划,因此备受瞩目。

马哈蒂尔提出“多媒体超级走廊”计划,很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在加快实现他于1991提出的“2020宏愿”计划,即在2020年将马来西亚从一个发展中国家转为“先进国家”。

计划中的这条超级走廊耗资马币1000亿令吉,包括新建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和位于市区的国油双峰塔,两者形成一个走廊地带。走廊的中心位置则新建两个智慧城市——电子化的政府行政中心布城(Putrajaya),以及“东方硅谷信息城”塞布再也(Cyberjaya)。整个超级走廊可被视为一个大型科技园区,比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还大。

当年,新机场和双峰塔都曾创下世界之最。而黄婉冰所在的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正是应“多媒体超级走廊”计划而诞生,只是那时的名字叫多媒体发展机构,政府设立这个机构的目的是让其扮演催化及协调角色。

早在1998年就加入了多媒体发展机构的黄婉冰,见证了这个机构的变迁。早期注重招商,随着“多媒体超级走廊”计划的式微,转而帮助本地企业到国外,然后转为帮助民众使用科技,以及如何利用科技来提供服务。这几年则着力于发展电商方面,特别是帮助中小企业,尤其是零售行业,把他们带到线上来。

去年,多媒体发展机构正式更名为数字经济发展局。因此,在听到马云提出DFTZ这个概念后,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决定借用这个名字,说服政府将设立数字自由贸易区的计划写入当年10月的财政预算案里。

据黄婉冰透露,他们是去年10月13号向总理提出这个课题的,并说明DFTZ概念是马云提出的。“我们跟总理说,马云也提这个概念,不会错的。”当时马云的eWTP倡议已经在2016年9月举行的杭州G20和B20峰会上被写入公报。

纳吉布很喜欢DFTZ的提议,一周后就放进了财政预算案里。10月31日,纳吉布到北京访问,主动安排和马云见面。11月4日,二人在北京进行了单独深度会谈。只用了10分钟,纳吉布就立即接纳了eWTP,并决定在次年3月启动数字自由贸易区。

“那个时候,我的团队和我都想:只有四个月,这可能吗?当时,我们和很多国家在讨论这个项目,包括欧洲和亚洲的国家。”马云在今年3月22日的启动仪式上曾回忆当时的情景。

而纳吉布在刚刚结束的正式启用仪式上也回忆了一年前马云给马来西亚提出的这个挑战。“我们接受了你的挑战,”纳吉布对着台下的马云说,“我知道你当时有顾虑和疑问,马来西亚能不能真的做到四个月启动数字自由贸易区?我想向你展示,马来西亚能做到!”